多彩贵州网·摄影

俯瞰江河

2016-01-29 12:33:08 作者: 来源:中国国家地理

       从高山上发源的那一刻起,河流就开始了漫长的旅程,一路风尘仆仆,奔向湖泊或海洋的怀抱。
       为了打发路上的时光,河流也不曾空闲,它们在各种地貌上翩翩起舞。于是,树枝、丝带、渔网,甚至是姑娘们的辫子,都成为河流编织的景观。

从空中俯瞰,蜿蜒的河流镶嵌在密林之间,显露出原始野性的气息。 摄影/程斌
         这张照片拍摄于根河,呈现的是沼泽湿地地区常见的网状河流的特点。网状河流由纵横交错的多个河道和江心洲构成,这类河流的水动力非常弱,河道位置变化不显著。但当洪水期来临,位置较低的江心洲会被洪水淹没。从空中俯瞰两河交汇处,细而弯曲的河道与浅而宽的河道并行,好像一幅还没有想好思路就急于落笔,又想办法修补错误似的油画。这些河道留下或清晰明确或杂乱无章的矛盾曲线,暗示了这个网状河流区域是由弯曲河流演变而来的秘密。摄影/裴国庆
         肆意改道的黄河自古以来就难以说清是好河还是害河,一条条黄褐色的河道,像辫子一样彼此缠绕着向远方流去,河心滩和河道中间的植被虽绿意盎然,却给人一种岌岌可危之感。黄河流经巴彦淖尔市临河区时,呈现出典型辫状河流的特征。辫状河流是多河道河流的一种,河道整体上非常宽浅,但河心滩的大部分非常不稳定。这是因为沉积成河心滩的泥沙颗粒较粗,黏接性差,抵抗流水侵蚀的能力弱,易于被流水冲刷侵蚀,难以生长大面积的植被。黄河的水动力很强,河水中携带的泥沙很多,单个河道的位置变化非常明显。一场洪水过后,河道的位置、宽度、数目,连同河心滩的位置、大小和形状,往往会变得面目全非。 摄影/杨孝
         莫尔格勒河,蜿蜒型河流的典型。弯弯曲曲的莫尔格勒河像新抛光的银链般闪亮,也成为陈巴尔虎草原上最美的地方。这是一条发育在冲积平原上的蜿蜒型河流,河曲发达。物极必反,河流“弯”到极限就会“裁弯取直”,图中断续的积水河道和有植被覆盖的“隐形”河道,是“裁弯”时留下的痕迹。飞舞起来的飘带似的河湾与“废弃”河道,共同诉说着河流的发育史。因为河水的滋养,莫尔格勒河流域的草原碧绿青翠,和覆着青草的平缓丘陵一起,构成一幅淡雅的画面。 摄影/杨孝
        阿拉善这种神奇的富饶存在于干渴的戈壁荒漠上,降水量决定着阿拉善地表的颜色,既干旱少雨而又多彩多姿,有山峦、河流、森林、湖泊、草原、戈壁、沼泽、沙漠等全然不同的自然景观。在阿拉善,诸多颜色有时凝聚在一个事物当中。例如巴丹吉林的沙子虽然大多数是金黄的,但由于所含矿物质的不同,有些地带的沙子还会呈现出黑、红、绿等不同的颜色。再比如,春夏季节的胡杨绿意盎然,秋季的胡杨金光灿灿,而霜打之后胡杨叶子又会像香山红叶一样红艳似火。 摄影/诺敏·何
        发源于帕米尔高原的河流多是无法注入大海的内流河,由于河谷地势平坦且河水流量有限,它们很难把山体深深地切割下去,但是这里的水舒展、自由,给人以宁静、安详之美。这是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白沙湖畔的一条小河,连续的、不规则的河曲,也在沙地中造就了一片面积不小的绿洲。 摄影/李翔
        在地貌学中,曲流又称河曲、蛇曲,意指迂回的河床或河道。在慕士塔格山下宽广的冲积平原地区,由于河床比降减小,同时不受河谷基岸的约束,水流可以自由地摆动,从而导致河流的凸岸长期堆积,形成边滩,凹岸被不断冲刷,河道逐渐向凹岸侧偏移,形成河曲现象。在河谷两岸连片的牧场映衬下,来自雪山的融水缓缓流向干涸的远方。 摄影/岱天荣
        肖尔索河上游被冰雪覆盖的高地,一条条浅黄色的线条可能是火山岩墙,将冰雪分割成斑块状。河流从图片的右上方向左下方斜穿,中间有一个椭圆形的集水洼地,冰雪融水形成密集的小支流,向下面的干流汇集,形成辐合状的向心水系。 摄影/Hans Strand
        在喀纳斯冰川地区,这种弯曲的冰河很多。正是这些冰河将雪山融水汇集起来,成为喀纳斯河的源头。中国唯一一条注入北冰洋的河流是额尔齐斯河,其源头也是这里。摄影/税晓洁
 
        狮泉河,是一条极其蜿蜒曲折的河流,藏语称森格藏布,是印度河的上源,西藏西部主要大河之一,发源于神山冈仁波齐峰北面的冰川。位于狮泉河与噶尔藏布交汇处的狮泉河镇,为阿里地区行政公署驻地。 摄影/李靖海
        碧绿的嘉陵江水与褐黄色的长江水在此交汇,泾渭分明却相安无恙,穿三峡,过汉江,一路向东奔流,成为重庆最壮观的景观。 摄影/田捷砚
        萨拉乌苏河也叫红柳河,它是黄河支流——无定河的上游,主要流域位于陕西省北部以及内蒙古鄂尔多斯高原。随着地势的抬升以及河水的下切,河水在厚厚的黄土层上切割出一条蜿蜒的峡谷,河流的摆动将峡谷不断侵蚀扩阔,造就出细河宽谷的景象。照片拍摄于初秋,河水流量看似少得可怜,但它仍然维系着峡谷中的草木葱郁。 摄影/杨孝
        出露地表的地苏河,在都安县地苏乡的清水村注入了红水河。出乎我们的意料,红水河竟然清碧如玉,地苏河竟然是浑浊的,颜色像黄河。这是因为地苏河的上中游刚下过一场大雨苏地下河流域土地贫瘠的原因了,水和土都留不住! 摄影/滕嘉
        本图为怒江大拐弯处。这样声势巨大的大掉头场面在三江地区可以看到三次,为什么会突然转如此大的急弯?关于这种奇特的现象有两种看法:“河流袭夺”说认为是侵蚀作用强的水系越过分水岭袭夺另一侧侵蚀能力弱的水系而形成的;坚持“地质构造”作用的专家则认为这是水流顺着地壳运动形成的交切断裂带流动的结果。

黄河流经若尔盖地区,河道蜿蜒宛转。

树枝状河流是支流汇入干流的画作 摄影/扬孝
        雅鲁藏布江在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拐了一个大弯。远处银光闪烁的雪峰是海拔7782米的南迦巴瓦峰,主峰在多数情况下都云雾缭绕,没有特别好的运气,我们是很难目睹她的风采的。由于雅鲁藏布江河谷的海拔高度只有2000米左右,所以主峰与江面的最大高差可达到5700米,从而造就了世界上最为壮观的峡谷。这也使得纯净冷艳的冰雪圈与生机盎然的生物圈在此地融合在了一起。南迦巴瓦峰披盖着数十条冰川,冰川末端一直伸进了茂密的森林里。不论站在什么位置,我们都会目睹雪山、冰川、森林、峡谷交响乐般的组合。 摄影/田捷砚
        春天天山融雪和夏季丰富的降水,在东西向展开的谷地发育出极为丰富的河流:伊犁河的三条支流在注入伊犁河之前在伊犁谷地呈现北中南分布,北部316公里的喀什河与中部258公里的巩乃斯河几乎东西向平行,而南部237公里的特克斯河在形成一个大弯后由南向北注入到巩乃斯河。图为地处中哈边境的昭苏盆地,从天山流出的雪山之水孕育着这里的万物生灵。 摄影/李翔
        天山·伊犁河:一条大河向西流。中国有句谚语:大河向东流,它说的是这样一个事实:中国的大河大多都向东流淌。不过这概括的主要是我国东部地区的情况,西部的一些河流却是向西流淌的,比如画面中的伊犁河。但是河流的流向不是单张照片能够表现的,这张照片吸引我们的是它本身的力量。因为新疆给人最突出的印象就是干旱和半干旱,天山南北的两大沙漠已经把新疆缺水的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但是画面中的伊犁河却汪洋恣肆,它把伊犁河谷湿润多水、植被繁茂的景象表达得很充分,我们由此可以想象伊犁河谷的富饶,但它是否会改变你对新疆干旱的印象? 摄影/李翔
        湛蓝的天空下,远处的祁连山白雪皑皑。祁连山上的积雪和冰川融化成水,离开山峰的怀抱,在山前平原上自由地流淌,凌乱的步法如发辫,最终汇聚成河西走廊水量最大的河流—黑河。从祁连山到张掖鹰落峡是黑河的上游,出祁连山后,它开始了漫长而舒缓的旅行。

编辑:吉宁

多彩贵州网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